40的我


在這兩年連續一次次面對生命的無常課題


一事稍平,


一事又起。


 


處裡完阿公的喪禮總總儀式,


沒想到,剛回台北第二天倒下的是媽媽。


從右腳開始無立行走到右手到右半臉,


在父親過世時,無法入睡的媽媽,中風,是我們最擔心的。


沒想到撐到了所有事都完了。


 


在急診室待了五天,狀況終於稍穩定。右側手腳無力,須進行復健工作。


這在中風來說,已經是幸運了。


 


四十歲,一路這樣面對生與死,


面對老病死的哀傷,走過對無常的承受與臣服,


雖然還是過程中的巨大傷痛仍不會減少,


但是,心中較已經有能力接受這一切生命所給予的恩典。


 


只是,一波波仍有承受不住的感覺,仍想祈求可不可以停一停。


 


到現在四十歲,才真正深刻的與生死面對面,


說真的,已經是福氣了。


感謝阿公阿嬤九十多歲的健朗,


讓我在這麼安全穩定的大家族裡成長,


這些豐富的情感,是深厚的基底。


家族有著平凡卻非常難得福氣。


家族的成員們就是簡單的守分的過日子。


每年回南部大家族團圓席開三大桌。


雲林老家一住九十多年,


我的三重娘家一住也是四十多年,


生活中,恆常安定,是習以為常的幸福。


這些是阿公、老爸們用盡力氣撐起的安定,撐起依家大小簡單安定的幸福。


 


四十的我,才真正面對這生死議題,


生命和親人走過這麼長的歲月,


哀傷是如此深刻,


但是連哀傷的出現都需要很多條件支持的。


現在的我,已經長大成人了,


現在的我已經成家立業了,


如果十歲前的我,可能還每辦法面對這麼重的生命課題,


不懂生命或者隔離哀傷,或許是生命的必然,


如果大些面對,


承擔分擔家計的責任,也會讓人得趕緊進入角色,撐起生活走入軌道。


現在的我,


正好,


在一個比較有條件的現實裡,


而幸運的也在每一個事件後,


有緣的和理書的團體相遇,


一次次面對自己,面對死亡的哀傷,


一次次通過哀傷,釋放哀傷的能量,


一次次走過抗拒與臣服


讓自己有機會,更看見它如何可能成為生命的恩典!


雖然,路程中每一步依舊沉重與巨大。


能把這一切真正接受,成為恩典,大概也得當生命有這樣的積累時吧!


 


生命功課繼續修行~



    全站熱搜

    juchen鹽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