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


不在原本計畫中,


但是卻是原本的想望。


 


一首在心中,


低迴已久的老詩,


靜靜從心底深處流了出來~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裏的容顏如蓮花般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就這樣搭了捷運,


來到淡水,


上淡江大學,走進教育館,為了一見學生時代的偶像--鄭愁予。


 


讀他的詩多年,


曾以毛筆抄寫著心愛的詩篇,但不曾見過本人。





鄭老師今天談「時不我予」,


談詩,這古老與天溝通的媒介,



 



 


談時間,談這蒼穹裡的時間美學,


抽象的時間,如何落於文字之中。



詩人,


已經是個老詩人了,


說到興致處,仍像個孩子,




19歲的他,就寫了首深深的愁,


愁,是詩人的謬思,


隨著年紀不同,在詩中可以讀到他與愁不同的相處,


 



 


最愛的就是他朗讀那一首首詩,


 


牧羊女


「那有姑娘不戴花
那有少年不馳馬
姑娘戴花等出嫁
少年馳馬訪親家
哎    


那有花兒不殘凋
那有馬兒不過橋
殘凋的花兒呀隨地葬
過橋的馬兒呀不回頭……」


當你唱起我這支歌的時侯
我底心懶了
我底馬累了


那時
黃昏已重了
酒囊已盡了……


 


這裡有牧羊女的各版本演唱


http://kids-lth.e-lib.nctu.edu.tw/drupal/node/44


 





興奮的請偶像簽名。


像個孩子。




這一個詩的午後!


    全站熱搜

    juchen鹽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