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園荷花,


綻放一夏的清香。



 



 


綻放的生命,


豔麗。


 



 


大片的綠


托著一季的嬌美,


 




 


 



 


生命,


恣意的綻放著,
 



 


但,如鄭愁予詩道:


「哪有花兒不殘凋?」




 


盛開過後,


 


終將面對凋零。


 



我用一生的美麗,


回敬天地的養育!


 



 




安然



走向凋落,


必然之路。 




 


凋零


殘破



 


 


 


 



 


 



 


無需為我欷噓。


生命本是如此。


 



 


 


 


 




 


 



 



 


唯有化作春泥,


才能更護花,


不是嗎?


 



花落,


結實,



一切,


終將,


回歸,



生命之初



又是一個圓。


 


 


 


後記:


拍照拍得忘記一切了,


一位阿婆好奇看我這樣拍著這一池荷花,


問我要上電視嗎?


我笑說不是,這花太美了,拍下來做紀念。


 


阿婆笑著說:「這是我種的。」


開心的稱讚著她的荷花。



她靦腆的笑著,


又騎上車遠行了。




望著漸遠的身影,心想:


人世間,有這麼多花婆婆,


默默的,讓世界更美!


真好!


原來花婆婆不只存在繪本裡,


更在生活中!

    全站熱搜

    juchen鹽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