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的機會,也像是冥冥中的緣份,


這麼幸運的在12月的週休(17.18),一個冷冽的寒冬裡,參加了mail一個談繪本與隱喻的工作坊。


為寒冬帶來暖暖的喜悅。


原本週休的我很少待在台北,那一週老公有事需要留在台北,


所以,我就有正當理由參加了。


 


繪本一直是我的最愛,和繪本有著深厚的交情,


繪本和心靈是我喜愛和關心的兩個領域,能夠結合在一起,真是太完美了!


 


每個人要帶兩本繪本去,喜愛的繪本這麼多,精心的挑選了兩本書,


開心的參加了這場饗宴。


 


每個人介紹自己為團體帶來了什麼?


 


我說:「我帶了--與親人永恆的愛、物我合一的萬物情、大海無限寬廣的深情(海之生)


,我還為團體帶來了家庭的親情、生命的成長、人與土地的親密關係(家園)」




 


大家環繞著繪本,閉目走著,放下腦袋的意識,讓自己的感官知覺打開,


享受在四十幾本繪本的懷抱中,


慢慢的感覺,那本在呼喚自己的繪本。


 


悄悄的我停下來,張開眼,在我面前的是那整本充滿各種豐富藍的「海之生」,


或許就是這藍--深深召喚著我,



和夥伴閱讀著書,再次讀到男孩對父親的思念,


他遇到殺死父親的大魚的瞬間,他那心念的轉化,男孩說:爸,我來了!


忍不住哽咽。



對親人的思念深深觸動了我,


與大自然的和解感動了我。


在這藍裡再度接觸被自己 擱置的難過,


也在這男孩與大魚的和解裡,看見與親人永恆連結的不同可能。


 


後來我們開始說故事,


意外的發現每個人都有說故事的潛能。


我說了:一個小女孩在海邊的故事,


一天,鯨魚來找她,她就騎上鯨背,回到藍藍的大海。.....


 


 


 


中午休息後,


mail徵求一位自願者,我迎上前去。


 


躺在mail旁邊,我開始說著故事:


一個小女孩,在一個大山旁的在海邊,


自在的散步著,


有時和浪花玩遊戲,


浪花來了,小女孩往後跑,


浪花退回海裡,小女孩向前追,


小女孩開心的在海邊玩著。


 


mail一邊聽著一邊摘要用她的體解複訴我的故事,


 


mail接著說:村子裡有許多人,許多人看著小女孩,指指點點,


 


她把故事還回給我,我說:小女孩還是想跳舞,但是她的手舉不起來,腳無法跳躍,


她覺得自己被深深的一團藍包圍著,無法動彈。


 


一團深深的藍......


緊緊纏繞....


 


 


一團深深的藍裡,出現一個小小小小的點,


 


漸漸看出是一個黃色的點,


黃色的點,漸漸燃燒,


越燒越旺,


巨大的火焰,熊熊的燃起,


 


巨大的火焰,


燒掉一切的指點,


 


指指點點消失了,


熊熊的紅光漸漸緩和下來,漸漸、漸漸、變小,


紅紅的火光,


變成一團黃色的光芒,擁抱著小女孩,


在黃色的光裡,


小女孩的手又開始舞動起來,


小女孩的腳又開始跳躍,


在光中,


小女又喜悅的在海邊、在自然裡舞蹈著。


 


mail接著說:小女孩回到了都市裡,


 


我聽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ㄜ!了一聲,


不甘願的被帶回現實,


 


接著說:在高樓林立的小女孩,看不見大海,看不見藍天,看不見高山,看不見綠樹,


她決定,要從自己開始,


她要像家園裡的小女孩,


讓自己的窗前變成最後一頁的花園,


她得自己在都市叢林裡建造心中的自然。


 


 


下午的我就在這本家園面前,


待續~


 




 



 


圖片來源:海之生/ 青林出版


               家園/和英出版

    全站熱搜

    juchen鹽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