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頂樓的曇花開了,興奮的把檯燈搬到外頭打光


想要拍下這只在夜晚悄然綻放,卻驚豔群芳的曇花。


常常看到花苞知道這兩天要開花了,等著晚上一親芳澤,有時一個忙碌就錯過了。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坐在客廳看電視,窗外飄來一陣清香,好舒服的清香,淡淡幽雅。


正享受這芬芳。呼的小孩看我從椅子上縱身跳起,喊著,曇花開了!興奮的衝出門外瞧瞧,


一朵躲在葉子下方的曇花正優雅的輕輕綻放。好開心!


老公說我狗鼻子。想想,這氣味是如此熟悉的在記憶深處。



小時候,每年七八月是我家的一大盛事,家中有一盆曇花,養得非常好。


常常一次可以同時綻放個幾十朵,爸爸會特別把曇花從二樓陽台搬到一樓客廳,拍全家福


這也是巷子街坊鄰居的大事,親戚朋友鄰居常會特別來照相留念喔。


這張照片好像都還沒上小學,小弟正迷戀著他心愛的三輪車,三輪車讓他的世界一下子變大了!


小小的車子,載著他馳乘在街頭巷尾,滿足了行動的自由

    全站熱搜

    juchen鹽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