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服的勞動現場


 


有別於西裝店一樓接待客戶的豪華高雅的的店面,西服縫製的工廠在二樓,就是一般家庭工廠的樣貌,裡頭一張張裁版桌,和縫紉機。


 


師傅們每一個人面前有一張工作的裁版桌,轉身背後是一台縫紉機。每一個人每天在工廠裡的主要活動空間就是這一轉身的小方地。他們在裁版桌上,裁剪布料、熨燙,縫製西服。


 


製作西服是一件很細膩的功,每一個細節都很講究,一個袖子,一個領子都需要做個大半天。看著爸細細的,專注的捏弄著平面的布料,想讓平面的布成為立體的袖管,往往一弄就是整個半天,不斷一針又一針,一線又一線,反反覆覆的縫紉著。在我拍攝紀錄片,跟拍過程中,看著那反反覆覆,來來回回的不斷一針一針縫著,一次一次的輕撫順著布料,手執鏡頭拍攝的我都快耐不住性子,忍不住吐了口氣,佩服他們的耐性與堅持。而一個小環節沒弄好,布料縮了,或裁布時弧度不對,都會讓好不容易做好的袖子看起來不順。兩側袖子,如果其中一個一絲不順,就得兩個袖子拆開重新再來。這真是一份需要極大耐心、細膩、堅持與專注的工作。


 



西服的薪資是按件計酬的,每個師傅桌前都夾著一疊客人的訂單,上頭仔細記載著客人的各個尺寸。隔壁阿伯笑說:看這裡幾張就知道這半期賺多少?(裁縫一個月分兩期)


每一件西服就這樣在師傅手中,從早到晚,縫製整整二到四天。這兩三天是每天早上六七點上工,晚上十一二點回家,扎扎實實的兩三天,賺取微薄的幾千塊。


 


西服是個非常需要使用眼力的工作,而且是長時間使用眼力。每天一早到工廠的爸,在工廠裡開始正式工作前,都會先拿一條毛巾為自己的眼睛熱敷注重身體保養的他,也小心翼翼的保養他的「吃飯傢伙」(生財工具)--眼睛。


 


 


西服工作是有分工的:有裁布的,有負責製作西服上衣,褲子和背心的。上衣多是男師傅,褲子和背心多是女師傅。一件衣服完成還需要經過老闆(公司股東)的鑑定。有一次我問老爸,他會被老闆唸嗎?我對老爸三四十年的手藝是很有信心的,加上他做事的態度一向嚴謹,我想他的作品應該沒什麼可唸的。老爸回答哪有沒被唸的。阿姨一聽笑說:跟你說錢難賺還聽不懂。後來我才明白,手工西服的複雜及他有許多環節是互相影響的,如裁剪布料及布料本身等都是影響因素。阿姨還說現在客人越來越挑剔了,加上成衣西服的低價競爭,現在這一行越來越難賺。年輕人沒有人願意學,工作時間長,又要耐性和技術。年輕人寧願去學美容。的確看看工廠裡,都是我從小認識的阿姨叔叔,看不見年輕人。


 


       而這群做衫人言語間傳達他們與孩子的情感。當我和他們聊起,害怕老爸的趣事時,一位阿伯真誠感慨的說:我們這麼辛苦,早出晚歸,一切都是為了小孩,最大的心願也是希望孩子乖,懂事,一切就值得了。早出晚歸,無法避免和孩子的距離,辛苦賺錢養家,也只求孩子懂事。--寫於94.10


 

    全站熱搜

    juchen鹽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