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工廠


 


媽媽在家「接事頭」,同時要是家庭主婦,帶三個小孩,又工作的媽媽是辛苦的,是擠壓的。在家裡工作的她,工作和家庭生活纏成一團,白天她還要扮演好母親的角色,照顧我們三個小孩的生活起居及課業,晚上還要在家繼續趕工。沒有所謂加班的問題。尤其大月趕工時,她非常忙碌的趕著「事頭」,常常一早就起來坐在縫紉機前,答答的車縫衣服。只有吃飯時才離開,煮完飯,又繼續車衣服,常忙到半夜,怕吵到街坊鄰居才休息。趕事頭的媽媽,生活非常緊繃,沒有一刻是可以放鬆的,在家裡,它不是扮演照顧三餐的媽媽,就是努力生產的工人。而身邊的小孩,是沒有條件出狀況的,這段時間的媽媽特別煩躁易怒,我們三個小孩也只得識相些,否則容易「掃到風颱尾」。


 


小時候,我們三個小孩的活動範圍被規定在巷子裡,每隔一陣子,媽媽就會從窗口探出頭來,喊著孩子,確定孩子的情況,再轉身回去工作。因為必須繼續忙著工作,手不離車,對於要求我們的大小事情,媽媽的習慣是用喊的,所以媽媽的大嗓門是巷子有名的。只是聲音聽久了,孩子會皮,會拖,總要媽媽一喊再喊,等到媽生氣了或真的拿棍子要處罰了,孩子們才跚跚起身。


 


媽媽每次要到菜市場買菜,我們三個小孩在家,這段時間成為我們三個小孩自己運作的遊戲時間。或許是遊戲方式不同,我和妹妹或看書,或玩紙娃娃。小弟可能無聊,總愛逗弄我們,有時會三個人吵(打)成一團,最後在媽媽回家前一切恢復原狀。


 


裁縫是按件計酬的工作,小月時,爸爸媽媽工作量較少,時間雖然不擠壓了,但是心裡卻是焦慮的,因為整個家的薪資相對減少許多。所以,媽媽會另外接一些家庭代工回家做,我們姊妹都得幫忙。一邊做手工或剪線頭,一邊和鄰居話家常。


 


有一次在研究所幫忙整理資料裝訂前,我把不順手的作業程序調整了一下,讓整個工作流程可以更順手,更節省時間。同學訝異的問著我,我才發現我身上有一個來自童年幫忙的家庭代工的做事經驗。做事前,我會思考怎樣工作流程會比較順暢,安排好順手的角度位置,讓工作更有效率。這種能力一樣讓幫助我,在工作時,可以把事情安排出一個有條理的程序,讓小孩依序自動進行,不紊亂,我也不需一路生氣管秩序。


 


三姑六婆話家常


 


每天下午倒垃圾的時間和賣水果的流動小販經過的時間,就是媽媽和附近的阿姨們搬個小板凳,坐在家門口閒話家常,交換訊息的時刻。市場哪家東西便宜,那家衣服特價,這裡有一手的新消息。當然,這裡也是媽媽們傾倒心情垃圾的地方,前一天和家裡死鬼的不愉快,在這裡吐一吐悶氣,還會發現鬱卒的不止我一人,日子好像也不那麼難受。一邊聊天,一邊手沒閒著,忙著把晚餐要吃的青菜撥絲。穿梭在三姑六婆裡,你一句我一語,是我最早的聽話經驗。不過,這兒也是媽媽們比較小孩,流通孩子在學校的情形的競技場。小孩成績好,表現乖巧那家的媽媽聽到鄰居的稱讚,臉上有幾分難掩的高興與一絲得意。


 


清寒的卑微


 


記得小學要填資料時,問爸媽,經濟這欄怎麼填,媽媽本來說小康,被在睡覺的爸回了句,什麼小康,我們是清寒。是什麼我不知道,只知道要節儉。面對有錢人,我們是緊守本分的,有時甚至身段是卑微的。巷子對面的房子坪數比我們這一邊的大,所以在經濟條件上他們大多比我們好。當時,有一戶較有錢的,總是在街坊鄰居面前擺闊。最討厭和她家的小孩玩,因為每次玩遊戲輸了,就開始賴皮,耍脾氣,哭鬧。然後,她母親登門告狀時,我們只能帶著不平的情緒,吃下父母的悶棍。我更討厭自己總是不自覺的在人際互動關係中出現的卑微的樣貌,裡頭有女性該有的謙虛,有階級帶著的卑微,有世俗互動的客套。

    全站熱搜

    juchen鹽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