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與教育--記一場教育委外經營公聽會--從蘆荻社大與三重高中的案例我們學習到什麼


 


970730今天到教育部參加一場公聽會,


這是一場為檢討高中職教育委外經營政策(Operate-Transfer, 簡稱OT〉


知道嗎?OT現正時髦,連教育也都趕上了,教育部也有配額。


這一年草率上路,加上OT業績考核的壓力,扭曲變形的將許多公共財,委外經營,


倒楣的是第一線工作人員與教育者撞得滿頭包,及學生的權益更在其中默然受損。。


 


今天第一次走進教育部,對這議題,原本我並不清楚,也不見得會主動了解,


只是前一陣子許多國家保護地,不斷因OT被變相開發,開始發現OT這議題,悄悄在身邊發作,


今天會來是因為蘆荻社區大學的關係,研究所時,我常跑那兒,那兒是我的田野,


但是,事實上是那兒環境與學員之間的承接,


讓同時唸書、工作、當媽,又要整理生命經驗,疲憊狼狽不堪的我,找到走過研究所的能量,


不要懷疑,在這群已經中年,甚而老年的大哥大姊身上,我看見生命的樣貌可以如此簡單動人,


我的研究所學習有一半這在這個場域裡,與這群和我父母年紀相仿的婆婆媽媽身上學習成長的,


他們讓我看見一種面對生命存在的自在與接受,不需金錢財富的証明,


不須別人眼光認定的高貴,不需高深知識理論或專有名詞裝扮的自信,


就是清清楚楚讓自己的生命經驗站出來。


 


當然,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是整個學校,整個學習場域,行政團隊與學員們之間的共同努力,


他們強調彼此是友伴的關係,生命議題在這兒被彼此看見,被承接住,


在對話中,在各種藝術人文課程中,生命是一切主軸,期望讓生命可以更自在的面對自己。


讓生命可以透過彼此的參考觀看下,看見每個個人在社會體制裡,如何走過,如何重新看見自己。


 


在這個團體裡,每個人願意用自己的生命成為彼此學習的材料,豐富彼此的沃土。


在這兒,我看見真正的協同學習,看見學員參與學校的發展,看見生命與學習複雜的流動,


在社大裡,共同營造扶持的條件,讓社會的壓迫,得以鬆綁,有機會看見弱勢的處境。


 


這群在台灣經濟奇蹟犧牲下,一輩子努力為經濟打拼,許多人可能國小畢業甚至沒機會念書,


但是,在這一所社區大學裡,在工作的團隊堅持理念的經努力營下,


這群在社會經濟機器裡,勞動大拼大半輩子的身體與心靈,他們在這兒找到了可以被承接的地方。


說實話,要幫這群中年人上課,對每一個講師來說都是很大的挑戰,


雖然,他們不懂專業名詞,但是他們有豐富的生命閱歷,人生智慧,有強烈的學習熱情,


挑戰的是講師們有沒有能力將學院裡的知識轉化成共同學習的材料。


在這兒他們開了許多大專院校的課程,許多社會課程及藝術人文課程,精采的課程在這兒開展。


 


就如同社大主任曾形容這兒像一個廟埕,


每個人各玩各的,卻都彼此看見,空氣中,飄散著各種味道,廟埕裡的人就這樣浸泡在其中。


 


他們玩得燦爛漂亮,自信的站上台跳起一支支動人的舞碼,


你能想像老媽媽穿起艷麗服裝跳起弗朗明哥,你能想像九十歲老翁跳起爵士的神采嗎!


不識字的雙手,拿起畫筆,刷出瑰麗的色彩,他們用絢麗的圖畫解放生命的心靈的自由!


在各種媒材中,藉由音樂與藝術,藉由文字與訴說,自我被表達,生命被開展放鬆。


在集體的述說經驗裡,藉由不斷相互敘說,看見彼此,鬆綁了社會加諸於個人的標籤,


看見以為是個人的問題,有著社會的集體性,


如同夏林清老師形容的這是一個穿越加強打開門戶的集體晒穀場。


每個人把自各帶在身上已久的包袱,在這廟埕裡打開,


讓陽光有機會曬一曬,讓自己有機會看看裡頭到底是什麼?


 


這樣一所用心經營九年的學校,這幾年遇到了教育部這委外經營OT的議題。


原本的公立高中面對教育部縮減教育經費的壓力,加上配合教育部OT的政策,


不斷將可外租的硬體建設外租增加財源,一貫的邏輯就是招標,


當進入招標的商業模式時,價格成為指標。教育的公共利益,在這其中退位。


一所用心在地經營多年,好不容易接住這社會裡勞動的成年人辛苦生命的學校,


在這場商業競飆的價格戰裡,失敗。決定了這所苦撐非營利辦學的社區大學,出局。


這結果必然出局,非營利為目的的學校如何與營利思考的廠商競標價格呢?


這一個個案清楚的讓大家看見了教育OT的問題與矛盾,


學校的場館都是全民的共共財產,現在卻淪為生財工具,


社大努力的希望這一事件,可以成為大家共同學習的素材,


共同藉由這次蘆荻社大與三重高中的矛盾裡,看見OT與教育發展間可能產生的矛盾與衝突,


藉此設出更合乎整體教育公共利益的OT法案,讓基層教育者有法可循可辦事。


 


與會的立委還提到了另一震驚的消息,教育部目前階段性開放部分高中職校務基金的運作,


讓校方自籌財源,預計到民國一百年後,要讓各校開始自負盈虧。


在這樣的財務壓力下,可以想見各校無不想方設法,將業務、場館外包以賺取經費。


而當教育的理念改為以賺錢多寡做為優先考量時,勢必會犧牲公共利益。教育如何有品質?


難道我們的國家真的這麼窮了嗎?為何每次被縮減的都是教育經費,


沒有好的教育,下一代拿什麼和世界競爭?可是官員民意代表們出國考察各項津貼似乎沒少。


 


會中,有許多學校提出現場執行的問題與困難。社大學員與高中家長也都參與了這場公聽會,


努力以這一公聽會做為社會學習的場域,練習公開為自己立場發言,


一個小學畢業的婦女分享了令人動容的學習經驗,她在這兒出了自己的書籍,自己的畫冊。


與會學者指出:今天教育OT問題的責任在於教育部,


教育部應主動解決爭端,並釐清公共性使用的原則。


也有教育改革代表提出在評審制度應該把教育公共利益列入成績考量,


才不會讓教育場館業務落入價格主導,教育主旨退場的窘境裡。


 


一個上午,發言踴躍,甚至張力十足。然而,教育部代表的官員仍然以一貫制式地的回應,


將重新檢討OT招標相關規定,並規劃評鑑廠商的要點。 一切回部裡再檢討。


接下來呢?會檢討到與會各教育現場提出OT遇到的問題嗎?


在中部辦公室代表的回應發言裡,


那宣揚自己成功推出了多少比例的委外OT案,感謝高中職校長的配合發言中,


我難以聽見他認真的聽進今天在這裡努力發言的雙方代表,


我難以感受到他以這一場案例作為經驗的學習。


在教育部不願正視問題,主動解決的迴避裡,


留下的是在這場OT案裡被真實擠壓的雙方,不得已落入衝突對立的兩造,在其中痛苦。


教育部的角色消失了,教育的公共性也一起默然退場了。


 


想進一步了解:


教育者痛批OT案,教育部:再檢討相關規定--             苦勞網--記者徐沛然



公視獨立特派員報導~「校園OT 公共OUT」


    全站熱搜

    juchen鹽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