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抽象畫?



這幅畫出自我的老爸,用他的雙手,一針一線的畫出




那年整理自己的生命故事,看見了針線在生命裡的意義


下定決心,拿起攝影機,進入從小陌生的場域--老爸工作的地方,


想幫老爸記錄下這特別的藝術工作,這養活我們一家人的場所,


想拍的慾望強烈,但是,不知如何開口,我清楚被拒絕的可能,


所以,就先帶他的孫女們進場了,


天下的阿公都是一樣的,對待孫子和對待當年的兒女是不一樣的心境,


果然闖關成功。


這些畫面是從當年的紀錄片裡節選的,




 


工作檯前,掛著各種工具:有缝試穿用的白線、有不同形狀長短不同用途的尺,


桌上還有剪刀、熨斗、粉頭、鑚子等裁縫必備的吃飯傢伙



每件衣服正是缝製前都要先依尺寸,「釣」出一件樣本西服來,給客人試穿,


確認無誤再正式開始製作,工程之繁複得要有非常人的耐性與巧功才能完成,


缝線時,老爸還戴上特殊的戒指,好像是預防針扎到自己,




在開始拍攝前我才開始認真的了解這份西服工作,當我問起整了流程時,


老爸開玩笑說,說到你懂,鬍鬚都打結了!〈台語〉




一整天老爸的空間就是這張工作檯和身後的縫紉機,


中午,天才的他,就在這窄小的走道上,用了一塊板,搭起他的專用的午休床,


對他動手的智慧,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縫製肩頭的細工,更是讓我大開眼界,大大佩服老爸的耐性與堅持,



ㄧ個肩頭,從平面的布疋,在他的巧手下,一針一線的慢慢搓捏縫製,


捏捏,缝缝,缝缝,捏捏,


過了將近半個多鐘頭,


記得當時攝影機另一頭的我已經開始吐大氣了,老爸仍不動聲色的耐著性子的拿捏著手中的袖頭,


終於捏出了一個立體弧度漂亮的肩膀,


完成的作品,吊上衣架,再細細琢磨,是否完美?


在老爸工作的神情裡,我看見了一種手工的堅持,我看見一位藝術家,雖然他們從不這麼想。


 


相關閱讀:做西裝的手

    全站熱搜

    juchen鹽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